请叫我火箭靓仔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叶蓝】船长后勤什么鬼?!

*叶蓝小电影三十日开车活动

*题目:用初/夜的姿势做

*时间:8月11日

 @叶蓝小电影群 

 船长叶×船长后勤蓝,已交往

话说船长后勤是个什么鬼?

小破三轮一辆,上车的注意别颠着。

文废一个,别抱太大希望。 

我好像写跑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接走石墨链接吧

https://shimo.im/docs/iXVI6wKPMJsFcBxZ/ 

点击链接查看「船长后勤什么鬼?!」,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叶蓝七夕活动30题接力棒宣传

来啊搞事啊怕谁啊【我没说我要开车我真没说我要开车我绝对没说我要开车】
【……我也不会开火箭的!】

叶蓝搞事组:

宣传语:


牛郎织女鹊桥见
叶修蓝河七夕聚
同是异地两相望
叶蓝情长天地鉴


题目如下:


1.双双晚起
【时间】:00:00
【作者】:@君与归


2.帮你打理乱蓬蓬的头发
【时间】:00:48
【作者】:@请叫我火箭靓仔


3.穿错袜子
【时间】:01:36
【作者】: @秋千之前


4.走路步调不自觉地一致
【时间】:02:24
【作者】: @乱七八糟


5.等公交并不无聊
【时间】:03:12
【作者】: @城南


6.无视车上的乘客公然秀恩爱
【时间】:04:00
【作者】: @百魇浅音


7.自恋的调戏
【时间】:04:48
【作者】: @黄罗罗


8.爱心便当
【时间】:05:36
【作者】: @lingye1107


9.台历上的各种标记
【时间】:06:24
【作者】: @枕月


10.上班无聊时给爱人打电话
【时间】:07:12
【作者】: @紫星空shmily


11.“不许你们看我的聊天记录!”
【时间】:08:00
【作者】: @格氏


12.永远都被亲友嫌弃
【时间】:08:48
【作者】: @闲来煮茶


13.不犯傻会死星人
【时间】:09:36
【作者】: @荒乱🐧


14.恋爱使人变傻
【时间】:10:24
【作者】: @十字柠


15.养猫还是养狗
【时间】:11:12
【作者】: @天池茗毫


16.肉麻的情话
【时间】:12:00
【作者】:@君与归


17.傻人有傻福
【时间】:12:48
【作者】: @请叫我火箭靓仔


18.容易满足
【时间】:13:36
【作者】: @秋千之前


19.接吻过后的些许害羞
【时间】:14:24
【作者】: @乱七八糟


20.甜蜜如初
【时间】:15:12
【作者】: @城南


21.承诺
【时间】:16:00
【作者】: @百魇浅音


22.戏精本精
【时间】:16:48
【作者】: @黄罗罗


23.傻笑
【时间】:17:36
【作者】: @lingye1107


24.独一无二的礼物
【时间】:18:24
【作者】: @枕月


25.誓死不离
【时间】:19:12
【作者】: @紫星空shmily


26.不会拒绝
【时间】:20:00
【作者】: @格氏


27.初夜
【时间】:20:48
【作者】: @闲来煮茶


28.悄悄话
【时间】:21:36
【作者】: @荒乱🐧


29.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时间】:22:24
【作者】: @十字柠


30.与子偕老
【时间】:23:12
【作者】: @天池茗毫


活动彩蛋


【时间】:23:59
【作者】: @我笔言飞今天就要画叶蓝黄兔


活动企划: @君与归
活动主催: @十字柠


817七夕企划一起来嗨呀~

【叶蓝】【非正经预告】邀请您赴一场三十天的旅行,直达七夕

拿出了自己从来没用过的驾照……车技粗糙,请见谅

叫我阿远姐姐:

时隔没几天,叶蓝小电影群的我们又来“翻云覆雨”了 ,带来群内第四次活动!
 


一辆上了没到站就不准下去的长途汽车,29位职业非职业赛车手轮番上阵,给您带来绝对刺不刺激我也不知道的绝佳体验




三十天,三十题,三十次深入♂爱情。情爱不止一种模样,可以温润如水,也可激情四射。是谁欲红了眼,是谁喘声连连,三十天里再见分晓。




想知道三十天有什么嘛?




据我不靠谱的数学和归纳能力,保底预告:七种姿势,七个场景,七种花样,五种道具




这个数据基于三十题本身,各位车手大人如何发挥让咱们敬请期待!




可以确定的是,图文并茂,绘声绘色:)

嗯我表达清楚了吗?大家会意了吗?这就是一个开车三十天活动!咳。

始发站:7.18


接下来隆重公布车手名单:(按天数顺序)


7.18 阿司  @阿司吧 


7.19 瓜瓜   @飛花落葉 


7.20 阿紫  @紫星空shmily 


7.21 沉舟  @负债累累的沉舟 


7.22 火火  @火火 


7.23 蓝保姆  @沧海月明 


7.24 白栎栎  @栎栎是谁,一定不是我


7.25 睫毛  @奶盖没有盖 


7.26 包子  @广虚散人 


7.27 阿点  @HR 


7.28 头头  @头头 


7.29 刀子  @人格已分裂 


7.30 爪子  @爪子 


7.31 芷絮  @霜落 挽寒歌 


8.2 kk  @Ketsunana 


8.3 麻油  @麻油圈名! 


8.4 qoo  @晨歌 


8.5 丘黎儿  @悲九 


8.6 阿图  @叫我阿远姐姐 


8.7 做做  @沈途沈弄风 


8.8 叶琅  @叶琅琅琅琅—咸鱼手 


8.9 爪子  @爪子 


8.10 兔兔岚  @蓝桥家的兔兔岚 


8.11 车前子  @请叫我火箭靓仔 


8.12 清木  @清木浅鯉 


8.13 七七  @乱七八糟 


8.14 月梵 @樊华 


8.15 赵劳模  @克劳德·赵 


8.16 粟  @粟与脑洞修复艺术 


七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 由 @叶蓝小电影群 代发哦


七夕后鹊桥散 人不散 8.18彩蛋环节  胖纸  @已经是坨废纸了 


 


活动提议人:我




活动策划:每一名车手




活动主催:推波助澜的叶蓝小电影群群众




民意活动,多多益善




期待吗?我催(gǎn)稿去了!




让我们一路欢乐,相聚七夕❤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 @叶蓝小电影群  关注下方tag#叶蓝小电影群活动#



寒武荣耀【寒武再临+全职高手】

还有人记得它吗……😂😂😂
我真是个拖稿小能手
  【二】末世来临怎么办?
  这个看似活跃气氛的言论并没有让气氛轻松下来。丛夏坐在电脑桌前,头脑飞速运转着。
  末日……末日……如果这真的是末日自己该怎么办呢?
  冷静啊丛夏,这时候一定不能乱!
  对了,食物!屯粮是必须的!
  武器!还有武器!如果那些平素弱小的动物也变异了会成为最具有威胁力的敌人!
  先清点一下屋子里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丛夏说干就干立刻忙活起来。
  正满屋子忙活呢,突然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
  “谁啊这是?”丛夏既不耐烦又有些警惕的凑到猫眼前看了一眼。
  外面是个男人,穿着一身迷彩服,头上戴着帽子,看不清脸。
  “请问是哪位?”丛夏警惕的问。
  “你是丛夏吗?”
  “是我。”丛夏打开了门,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层防盗网。
  那男人微微抬起了下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双眼睛非常冷漠。丛夏看得呆了呆,因为这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五官深邃俊美,个子也很高,他活这么大,没在现实中见过一个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简直不像真人。(对不起了直接照搬原著了)
  “请……请问,你找我?”丛夏结巴着说。
  “开门。”那人冷冰冰的说。
  啊靠这也太横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就给你开门。
  “请问你是谁啊?”
  “我是丛镇中教授派来接你的。”
  “我二叔?为什么?”他二叔是研究古生物的专家,现在在北京工作。
  “别废话,开门。”
  尼玛啊敢不敢再横一点长得帅了不起啊?……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了不起……
  那兵哥不耐烦了,下一刻,一柄黑洞洞的枪管从防盗门的缝隙里插了进来,兵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哥我错了,马上开门。
  那人进门之后,把两道门都关严了,然后环视了屋子一周,“我现在要带你去北京,把家里真空包装的食物全部带上,其他什么都别带。”
  “去北京?”丛夏愣了愣,“我不去,我只想待在室内,这样安全。”
  “室内很快也不安全了。”
  ……
  回忆戛然而止。
  丛夏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在黑暗中听觉不可避免的灵敏起来。
  肉体被咀嚼时发出的粘稠声响格外清晰。
  丛夏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呻吟,下一秒,什么温热的东西捂住了他的嘴。
  “嘘。”
  有些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丛夏突然回忆起自己经历了什么。
  一个名叫成天壁的军人因着二叔的嘱托将他带到北京,一路上并不太平,经历了无数风险之后两人蹭到了一辆有一对年轻小夫妻驾驶的车,然后出了事故,车翻了……
  那刚才的声音……
  丛夏的眼圈有些泛红,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在车外撕咬着小夫妻尸体的变异罗威纳犬们发现了挤在已经变形了的车座后的两人,犬眸里映着绿油油的光。
  该死。
  ……
  丛夏躺在野草上,真想就这样睡死过去。
  两人用了一点计谋从车里出来并甩开了罗威纳犬的追捕,然后就掉进了一个废弃的排污管道里。
  两人找回背包拿出手电,这时候除了前进,两人别无选择。
  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他们?
  废弃的排污管道里十分漆黑,不知道走了多久,丛夏注意到脚边的杂草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孢子类的植物。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湿闷的味道,让人呼吸起来非常难受。脚下也越来越湿黏,触感格外的令人恶心。
  成天壁打着手电一照,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五颜六色的蘑菇,各种大小一应俱全。丛夏喉头一紧,差点吐出来。
  “你能放开我吗?”成天壁面无表情。
  “大兵哥,你让我抓一会儿吧,这地方太他妈吓人了,我快走不下去了。”
  成天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厚实而又温热的手掌让丛夏找回了一丝安心感。两人继续往里走,越往里走里面的蘑菇越艳丽。有些红色的蘑菇似乎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俩人都大汗淋漓,然后丛夏看到前面有一丝微弱的光。
  说不定要到出口了。丛夏打起精神,和成天壁一起加快了脚步。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幽蓝的光晕越来越大,当他们转过一个排污管道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入目的场景让他们震惊。
  排污管道壁上依旧长着各种各样的蘑菇,最吸引人的,是在正中央的,一个莹蓝色的蘑菇。
  那蘑菇足足有三层楼高,直径六七十米,它只有一根汽车那么粗的矮胖的根茎,蘑菇的身体呈碗状,倒栽在根茎上,就像一个被风吹得外翻的伞。
  “这……”丛夏被震撼到了。
  “我们返回刚才的岔路,绕过它。”成天壁的语气里罕见的带上了一丝紧张。
  “好。”丛夏点点头。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去。可就在他们刚刚退后两步的时候,他们踩踏的地面猛地上升,俩人低头一看,原来他们刚才一直踩在一颗红棕色的、有饭桌那么大的蘑菇上,而他们一直以为那是地面!
  蘑菇把他们猛的掀翻在地,扔到了另一朵刚刚破土而出的蘑菇伞上。
  所有的抵抗都成了无用功,两人就像是被传送的货物一样被运到了中央的大蘑菇的“嘴里”。
  带着腐蚀性的粘液侵蚀着两人的衣物,他们也许很快就会被化成白骨。
  不,也许连白骨都不会有。丛夏苦笑一声,不由得捏紧了口袋里的账号卡。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带上“夏之哀悼”的账号卡。也许是心疼自己即将付诸东流的心血?
  不,还有办法。
  丛夏颤抖着抓起军刀,站在粘液滩旁边,嘴唇直哆嗦,他在蓄积迈进那粘液滩的勇气,做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
  成天壁愣了一下。
  丛夏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兵哥,我一直最好奇一个问题,你到底多大了?当兵几年了?你就告诉我吧。”
  成天壁沉吟了半晌,“二十一,四年。”
  丛夏嘿嘿一笑,“果然跟我猜的差不多,比我小了五岁呢,你真厉害。那个,如果不是带着我的话,说不定你自己早就离开昆明了,真不好意思,老是拖累你。”
  成天壁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丛夏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踏出了第一步。
  好痛!!!!
  灼烧一般的痛楚迅速传向大脑。但是丛夏没有退缩,他双手握着军刀,狠狠地朝蘑菇中心那团暗绿色的光团刺去。
  那是那朵蘑菇的“心脏”。
  被腐蚀的痛楚和突然变大的光团让丛夏的意识一阵混沌,他倒在地上,痛感依旧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兵哥他……会活下来吧。丛夏扯起嘴角很是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醒了……醒了……”
  “……它终于醒了……”
  “嘀——”
  “血液认证成功,荣耀系统开启,玩家夏之哀悼登陆成功,职业战斗法师,武器银霜流光启动。”
  ——继续tbc——

我太他妈开心了!!!!!!
昨天晚上和基友们匹配,两个基友用的都是医生(似乎是要做推演任务)匹配到一个带着乐乎头像框的监管者,在游戏开始前我机警的问了一句:
“哪位太太?”
这四个字是救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先是送两个医生【】上天然后去打园丁,园丁上天之后用公主抱送我去开码机【我很识趣的没有挣扎并且截了图】然后抱着我去开门抱着我出门还和我一起涂鸦虽然他带了失常锤了我的码机【私心是认为杰克先生想和小奶布多呆一会】然后一下一下的锤的我脑袋瓜子疼但我还是很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佣万岁≧▽≦
占tag致歉,如果打扰到太太了也很抱歉但是连着被厂长小丑红蝶怼了七八局的我太激动了

【叶蓝】冥烛师前传·猎杀潘多拉

  【叶修生贺/叶蓝】冥烛师前传·猎杀潘多拉(12:00)

  #2018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12:00

  00.

  造物者赐予少部分人特殊的能力,也创造了制约他们的敌人。

  造物者打开了被人遗忘多年的魔盒,沉睡其中的潘多拉,以另一种姿态在世间起舞。

  她以“希望”的名义诱惑着“少数人”,也获得了一个全新的中文名字:

  心魔

  “求而不得,求而不得。明明是求而不得,可命运非要给你一丝缥缈的希望让你无法放下。”

  “求不得,放不下。这大概就是心魔吧。”

  01.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许博远站在树林里,冷漠的看着女人在荧黄色的法阵中挣扎。他垂下眼帘看着手中明明灭灭的蜡烛,表情冰冷的像是一块冰。

  那女人突然抬起头,泛着黑色的眼白中流出了腥红色的鲜血,她笑了,笑的格外狰狞。

  “愚蠢!”她恶狠狠的说,“只要人类还有七情六欲,潘多拉就绝对不会灭亡……”

  “搞清楚啊大姐,谁要灭亡你们啊。”一旁的车前子吹了吹匕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封印而已。放你们出来,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女人继续狞笑,尖利的笑声像是号丧的夜枭。冰霜从她的双腿往上,缓慢的蔓延着。

  “你害怕了,年轻人。”女人看着许博远一字一句的说,“他要来了,你害怕了。”

  许博远双手一颤。

  “你的潘多拉也要降临了,我可爱的孩子。”女人笑着看着他,表情里带上了一丝讥讽和怜悯,“你无法拒绝他,因为他会带给你最甜美的……”话还没说完,冰霜就封印住了她的身体。

  许博远怔怔的看着那块冰,蜡油滴到手上也毫无知觉。

  “许博远,回神!”车前子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看着他略显担忧的神色,许博远摇了摇头:“我没事。”

  车前子张了张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这个时候,你也只能祝我顺其自然了。”许博远勉强笑着打趣了一句。

  02.

  在这个世界上,有少部分人拥有各种特殊的能力。他们和常人无异,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暴露出自己的能力。

  而潘多拉,是“少数人”内心中最为可怕的东西。

  它以同体的姿态诱惑着他们不计一切代价去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少部分人被潘多拉蛊惑,做出了各种丧心病狂的举动。

  而能保住理智的大部分人,会请求“无铭”封印潘多拉。

  无铭是在“少数人”中,专门用来管理潘多拉的组织。

  说白了,就是“潘多拉”们的监狱。

  许博远突然觉得,自己的潘多拉要降临了。

  03.

  突然的明悟来源于游戏。

  这一天,兴欣又抢走了一个BOSS。

  许博远已经看淡了,许博远已经佛系了。

  他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茶,冷静的看着车前子在群里炸毛。

  在电脑桌面的右下角,一个头像跳动起来。

  许博远戳开对话框,是梁易春。

  【周二线下聚会,来?】

  许博远思索了一下。

  【都有谁啊?】

  【十区开荒的大部分都来,还有战队】

  许博远喷茶了。

  大春又没头没尾的发给他两个字【微博】

  ?????是微博上有消息的意思吗?

  许博远打开微博,其中最醒目的一条就是荣耀联盟官方的一条庆生微博。

  ……叶修的生贺微博。

  许博远顿了顿,继续往下翻,看到了黄少发的微博。

  黄少天的微博内容一如既往地长。许博远凭借着忠诚的迷弟属性从中提炼出了要点。

  叶神的生日聚会定在了G市,很多大神都会来。

  WDM!!!!!天大的惊喜,不去是傻子好么!!!!

  许博远激动了,给梁易春发了无数个“我去”过去。

  梁易春发了个流汗的表情给他。许博远嘿嘿傻笑了两声。游戏也玩不下去了,捧着脸美滋滋的胡思乱想。

  难得的大神们的聚会呢,希望能多要几个签名,给叶神准备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呢?不能太显眼也不要太平常最好能用的到……

  许博远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喜欢叶修,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修这个人很难让别人不喜欢他,他温柔又强大,执着于自己的信仰的精神像是太阳一样温暖着所有人。

  不少女粉丝都嚷嚷着要找一个像叶修一样温柔又专情的男朋友。

  许博远的喜欢,和粉丝之间的喜欢不一样。

  十区的相处给了他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万一他能记得我呢,万一他能注意到我呢,万一……

  哪有那么多万一。

  许博远苦笑一声,关上电脑去睡觉了。

  04.

  线下聚会的地点,在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KTV里。

  大神们结束了聚餐来KTV唱歌。给叶修订的双层蛋糕也送到了大神们所在的包房。

  梁易春带着许博远去送礼物。许博远拿着礼物盒,头一次感觉如此紧张。

  他会记得我吗?

  他会记得我吗?

  他还会记得我吗?

  他还会记得我吗?

  别傻了许博远。他能记住十区的“蓝河”已经很不错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接受了你的礼物,你拿到了他和黄少的签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是……就这样?一个声音突兀的从心底冒出。

  还想要怎样?许博远苦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你那么喜欢他,那个声音倏地锐利起来,这不公平,如果你得不到他,我可以帮你……

  “蓝桥!”

  许博远猛的回过神来,他发现梁易春皱着眉头看着他,手还抓着他的手臂。

  “下个楼梯也走神,你刚才差点摔倒。”

  许博远尴尬的笑笑,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安开始在心中慢慢扩散。

  刚才那个声音,是……

  05.

  叶修站在洗手间里,用冷水洗了把脸。

  屋子里实在是太闷了,他忍不住跑出来透了口气。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淅淅沥沥的声音衬托的周围格外安静。

  “真是无情啊……”一声宛若叹息的轻喃响起。叶修吓了一跳,一个戴着红色兜帽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靠在冰冷的墙面上,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颌。

  叶修通过镜子打量着他。

  “那个人那么喜欢你,把你放在心尖上喜欢,可是你却这样对待他……”少年的声音缥缈而又空洞。

  叶修皱了皱眉,心想这又是哪个脑残粉的爱慕者来自己这里打抱不平:“ta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ta?”这种事他之前遇见多了。

  少年笑了:“也对,像您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注意到他呢……”

  叶修压根没想和他争论,这个少年莫名带给他一丝危险的感觉。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少年缓缓抬起头,一双腥红色的眸子透过镜子冷冷的盯住了他。

  “咔嚓。”

  “砰。”

  

  许博远手一抖,杯子里的酒直接洒出去了大半。

  “你没事吧?”车前子不明所以,“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许博远紧皱着眉放下了杯子:“我出去透透气。”

  车前子耸耸肩,也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没事吧?”

  许博远甩了甩头,水珠顺着下巴滑了下来:“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心脏像是刚刚长跑完一样剧烈跳动着,许博远忍不住按了按胸口。

  “你不会把那女人的话当真了吧?”车前子又开始唠叨,“‘潘多拉’最擅长蛊惑人心,你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就……老蓝,趴下!”

  突然拔高的音调吓了许博远一跳,但他还是下意识的一躲,身侧的窗户应声而裂。

  什么尖利的东西擦过许博远的脸颊,带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车前子看着滚到脚边的黄铜子弹脸色发青。两人一同看向那扇破碎的窗户。一个人站在对面高楼的阳台上,手机端着一把狙击枪。

  红色的兜帽既像是鲜血又像是火焰。见未得手,那人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摘下兜帽朝两人点头示意。

  许博远看到了一张格外熟悉的脸。

  那是他自己的脸。

  06.

  “潘多拉”……降临了。

  07.

  少年丢下狙击枪,脚踏在围栏上似乎要跳过来。

  “走!”车前子当机立断,和许博远一起夺门而出。

  “别那么紧张啊。”少年顿了顿,一屈腿真的跳了过来,“我只是……想跟你聊聊罢了……唉。”他叹了口气,“真的以为我找不到你们?嗯?”

  少年走出洗手间,看着车前子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包房的门口,神色如临大敌。

  “都说了别那么紧张啊。”少年轻蔑的笑了笑。

  “怎么称呼?”

  少年歪着头思索了一下:“他叫蓝桥春雪,那我就叫秦岭秋风……叫我秦秋好了。”

  车前子点点头:“他要单独和你谈。”

  “正合我意。”秦秋微笑,推门走了进去。

  许博远坐在沙发上,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见他的神色。

  “我想和你谈谈。”秦秋这样说。

  “谈?”许博远笑了,“不是说服吗?”

  “你这种人说不服。”秦秋叹了口气,“为什么要拒绝我呢?”

  “闭嘴。”许博远沉声道。

  “为什么不跟从你的内心呢?”秦秋不为所动,“我知道的,你喜……”

  “我让你闭嘴!!!”

  秦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语调平板的说出了后半句话:“你喜欢叶修。”

  许博远捂住了自己的脸。

  08.

  叶修完全没想到那个少年会朝自己开枪。不,应该是完全没想到这个少年会掏出一把手枪。

  他凭借着仅有的理智逃走,少年并没有追上来,嗤笑了一声。

  而就在少年开枪的瞬间,叶修看到了他的脸。

  和许博远一模一样的脸。

  不是。他告诉自己,那人绝不是许博远。不过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我让你闭嘴!!!”

  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叶修一跳,他看着不远处的房间,走到了门口,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09.

  “你并不开心。”

  “放屁……”许博远哽咽了,“我TM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秦秋一时语塞。

  “我心里确实存在一丝侥幸。”许博远抹了把脸,眼眶红红的,“我希望他会记得我,我希望我在他心中是特别的存在……哈。”

  “许博远你何德何能让叶神记住你,凭什么啊?”许博远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更何况……我还是个怪物……”

  “怪物?”秦秋眯起双眼,“血脉赋予你的,高于常人的力量,在你眼里就是怪物?”

  “因为它,我无法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它提醒着我我是不一样的。”

  “可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我不希望他会牵连进来。”

  “我也不希望他知道我喜欢他,他会可怜我吧……”

  “……不……这不太像他会做出来的事……”

  许博远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前言不搭后语。可秦秋听进去了,他倚在窗台上,幽幽的叹了口气:“真可惜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许博远抬头看向他,只见秦秋拉开了窗户,回过头朝他比了个wink,直接跳了下去。

  “喂!”许博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扑了过去,可是他扑了个空,只有冰凉的雨滴落在他的手心里。

  “你杀不死‘潘多拉’。”他突然想起了车前子说过的话,“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沉眠罢了。”

  10.

  “你都听到了。”

  叶修回过头,看见车前子站在他面前。

  “许……小蓝他……”叶修显然还没消化掉这巨大的信息量。

  车前子苦笑了一下:“叶神,我说句难听的。”

  “你要是真的受不了,就别再给他希望了。”

  叶修刚要开口问些什么,车前子就打断了他的话:

  “别问了。”

  “什么都别问。”

  11.

  叶修突然回想起许博远送他礼物时看他的眼神。

  盛满了欢喜的眸子里潜藏着一丝小心翼翼,仿佛在注视着什么爱而不能得的东西。

  叶修头一次迷茫了,当他得知许博远对他抱着这种心思时是怎样的心情呢?除了恍惚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厌恶之类的负面情绪。

  叶修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许博远。不,两人的联系本来就不怎么多。

  保持现状吧。叶修点起一根烟,保持现状就好。

  12.

  可谁又能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两人会在一个废弃的教堂里,完成一个虚假的誓言。

  【END】

  老车有话说:

  在这里交代一下蓝蓝对老叶妄念(话说这个词用的恰当吗= =?)

  本来写了一个别的梗的生贺但是实在圆不回来我只好换了一个😂……

  能赶上生贺也是很庆幸了

  老叶生日快乐,又多爱了你和蓝蓝一年,开心❤❤❤

  这不算是BE吧……

  交代了一下叶蓝两人的情感变化。

  但是渣文笔似乎并没有写出什么……

  【哭】

  结尾算是第二篇章的一个伏笔吧,但愿我能把冥烛师坚持到第二篇章【😂】

  以后不能懒了。


叶蓝催婚小分队——05.29群内叶修生贺连弹活动预告

加油,努力!

叶蓝催婚小分队:

这是一个活动前的二宣!(应该也会是终宣)


一宣过后来了好多太太!非常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参加这个活动!


时间:05/29/2018


活动:叶修生贺12连弹+彩蛋


【0:00】  @闲来煮茶


【2:00】  @城南  


【4:00】  @九洲幻想


【6:00】  @许萧瑶


【8:00】  @你的老L


【10:00】  @清木浅鲤  


【12:00】  @索尔·奥斯汀


【14:00】  @观江源


【16:00】  @缺米的咸鱼茉(๑•͈ᴗ•͈)


【18:00】  @KDZM


【20:00】  @焰阳。  


【22:00】  @待到秋来  


新增了六枚彩蛋,感谢愿意在死线前加入和我们一同挣扎在主催闪亮的眼睛底下的同好们!
掉落彩蛋:(排名不分先后)


  @十字柠


  @紫星空shmily


  @-VIOLENCE-


  @电波少女阿虞★


  @本体君不归


  @负债累累的沉舟


(准备当天暗戳戳的蹲粮吃)


专属tag:#叶蓝催婚小分队
开车的朋友请自备有效可靠外链。请尽量使用电脑端定时发送。


再次感谢大家的参与!希望活动能圆满完成!(自带烟花音效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扩……扩个列……
占tag致歉

冥烛师【二】盥洗室,火灾与血

  老叶总算上线了【欣慰脸】
  全文见tag
  欢迎捉虫
  
  喻文州合上笔记本,揉了揉眼睛。
  先休息一下吧。他长出了一口气,走到盥洗室洗了把脸。
  天花板的电灯传来了微弱的电流声。它闪了两下,然后熄灭了。
  这时的喻文州拽下了毛巾擦干了脸,视野忽然一暗,他疑惑的抬起头。
  然后在镜子里看到了一双混浊的眼眸。
  喻文州吓了一跳,他后退了一大步,镜子里的画面让人不寒而栗。
  盥洗室的电灯上吊着一个红色连衣裙的女人,齐耳短发被血打湿黏在一起,刘海儿下露出一双呆滞的眼眸,她透过镜子,木木的和喻文州对视。
  喻文州满眼惊恐,他咽了口唾沫,猛的一个转身。
  电灯下什么也没有。
  喻文州再次回头,那女人依旧看着他。
  “砰砰砰。”盥洗室的门突然被人拍响,还传来扭动门把手的声音。
  思维一片混沌的战术大师被吓了一跳,然而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他迅速松了口气。
  “队长队长队长你在里面吗?你上厕所怎么不开灯啊?”
  喻文州走过去打开门:“我记得我似乎没有锁门。”
  门在打开的一刹那,喻文州就听到了一声惊呼。
  “我的天哪……”许博远紧皱着眉,门外的灯光勉强照亮的盥洗室大半部分空间。
  “小小小小小许你又看到什么了?”黄少天吓了一跳。
  “……说出来吓死你。”王杰希接茬道,他也看了盥洗室一眼,脸色苍白。
  苏沐橙缩在许博远身后,完全不敢抬头。
  “先到我房间里去吧。”许博远叹了口气,“那里……相对来说安全一点。”
  ……
  叶修站在酒店门口,点燃了一根香烟。
  熟悉的烟草味道让他困顿的思维稍稍清醒了一点,叶修把烟拿在手里打了个哈欠,脑子里全是有关荣耀的战术布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现在了他旁边,他拿着一个不太好使嗯打火机试图点燃自己嘴里叼着的烟。
  “喏。”叶修递给他一支打火机。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点燃了烟:“多谢。”
  “送你了。”叶修看了看没剩下多少油的一次性打火机表示。
  男人收起了打火机继续吞云吐雾。叶修叼着烟站在他旁边,望着夜空放空了自己的思维。
  那人很快抽完了烟,他把烟头丢在脚底下踩灭,然后转身离开了。
  就在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叶修在烟草的味道中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嗯?
  叶修转过了头……
  一个短发女人趴在男人背上,她转过头认真的和叶修对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流出了红色的泪,她的嘴被麻线缝住了,双手紧紧的缠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双腿融化在了墨一般的夜色里。
  叶修静静地看着一人一鬼走远,他低下头,一滴一滴的黑红色的血液指明了男人的去向。
  
  四人在许博远的房间待了一小会,期间没人问出什么,他们都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或是对许博远手中的蜡烛,亦或是对王杰希那双可以见到鬼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喻黄二人告辞,黄少天决定和自家队长住一间,还拉走了王杰希让他帮忙看看。许博远则把房间让给了苏沐橙,自己去黄少天的房间睡。
  毕竟自己手里有“武器”也不怕什么。(大不了不用厕所呗╮(︶﹏︶)╭)
  现在,许博远站在那堵灰墙前,用犀角蜡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法阵。
  《异苑》卷七有言: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或乘马车著赤衣帻。其夜,梦人谓曰:「与君幽明道阁,何意相照耶?」峤甚恶之,未几卒。犀角蜡的通冥效果有目共睹。不过还是要经过一些特殊处理才可以。
  许博远认真的看了半天,还刮下了一些粉末仔细看了看。他脸色一变,喃喃着:
  “我去,这是他们家的法阵啊……”
  许博远的表情严肃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东西倒进了脚边的喷壶里。
  那是一小把香灰。
  许博远晃了晃喷壶让水和香灰混合均匀,然后把它们喷到了墙上。
  血色的法阵似乎有些融化,许博远又喷了几下,伸手去推门。
  门开了。
  门内的场景格外凄惨,黑色的烟笼在房间里,一切都是焦黑色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
  几具焦黑的孩童的尸体堆叠在门口,随着许博远推门的动作被扫到了一边。
  火灾。
  许博远眯着眼,手挥开烟雾又往里走了两步。
  落满黑灰的茶几上嗯白色圆斑,许博远比划了一下,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
  这里放过一块蛋糕。
  看起来像是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引燃了窗帘引起的火灾。许博远思索着,不过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嗯?
  许博远闻到了一丝香味,甜腻腻的香味。
  他抬起头看向了架子上的神龛,财神爷的脸被烟熏得很黑,面前的香炉里插着一根香。
  一根不是很短,点燃着的香。
  我日,中计了。许博远反应很快,他用香灰水淋灭了香后夺门而出,门在他身后关闭,法阵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许博远跑到原本属于黄少天的房间门前,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电梯到达六楼,叶修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轻生安慰着抽泣着的苏沐橙。
  “……好了……我没事了。”苏沐橙勉强止住哭声,“你也……小心一点……”
  “好,快睡吧。”叶修的脑子里乱乱的,他挂掉了电话,站在电梯间里思索着。
  刚才他顺着血滴的指引发现男人去向了一个早已废弃的地下车库。叶修没有走下去,直觉告诉他那里很危险。
  然后他就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这通电话彻彻底底的击碎了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叶修恍惚着走出电梯间,一拐弯就看见了一扇门。
  一扇画着红色法阵的门。
  一扇在荧绿色烛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的门。
  叶修怔住了,装满了事的大脑直接当机了。
  “呃……”一声微弱的呻吟声唤回了叶修的神智。他看见一个人蜷缩在黄少天的房间门前。
  叶修小心翼翼地上前推了推那人的肩膀:“小许?你没事吧?”
  “叶神……”许博远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声音格外微弱,“我没事……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
  叶修皱眉:“你不像是没……”话还没说在,粘稠的液体顺着许博远的指缝里漏了出来。
  血。
  叶修愣住了,他抓紧了许博远的胳膊:“你这也叫没事?跟我去医院!”
  许博远强忍着双眼的疼痛挣扎:“叶神,不用,我真的没……”许是动作过于剧烈,许博远双眼一热,直接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