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scp4029,白纹大触:第二章

  奈布在基金会工作了很久,但是他第一次见到能这么让自己感兴趣的收容物。

  与其说scp4029带给他惊喜,倒不如说scp4029就是惊喜本身,他会绘画,烹饪。举止谈吐都极为优雅,像极了一位上流绅士。

  和原本是奈布最厌烦的那种装腔作势的贵族不同,杰克对他的温柔让他无法讨厌,从面具上的孔洞奈布可以看见他鎏金色的眼睛,眼中蕴含这的温柔和深情让人忍不住心尖发颤。

  我靠!直男奈布·萨贝达后知后觉,这家伙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喂,杰克……”坐在躺椅上看书的奈布突然出声,而杰克正在厨房里(对没错这个小隔间是有厨房的)给奈布烤小甜饼。

  “怎么了我的小先生。”杰克依旧没有改掉对奈布的爱称。奈布的脸微微一热,这让他怎么问啊?直接问“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呃……”奈布挠了挠脸颊,“你……对每一个负责你的专员都这么好吗?”

  感觉这个问题问的更糟糕,好像是在吃醋一样。

  杰克愣了愣,显然没想到奈布会问出这个问题。

  “并不会,我的小先生。”杰克轻声说,“在你到来之前,没有一个人完全负责我。”

  奈布楞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他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d级专员,为什么会独自负责一个项目等级为“keter”的scp?

  “是我提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杰克来到了他的旁边,“也只有你,才能完全控制我。”

  奈布仰头看着他,头痛欲裂。

  他看着杰克把手伸向面具,慢慢的,取下了它。

  

  关于童年的记忆,奈布有很大一段是空白的。

  他和他的母亲,为了寻找父亲从尼泊尔来到英国,过了很长一段颠沛流离的日子。

  然后他的记忆就在奄奄一息的母亲把什么东西塞给他之后戛然而止。

  不,不对。奈布按住了自己的额角用力回忆,他好像还是漏掉了什么重要的回忆,一些带着甜点气息的……美好的回忆……

  手指被一只冰凉的手包裹起来。奈布怔怔的看向杰克,蓝水晶一般的眸子里蓄满了泪。

  “先生……”一种难言的委屈涌上奈布的心头,“我好像……”杰克用食指温柔的制止了奈布接下来的话。他认真的看着他。

  “回去好好睡上一觉,睡前喝点助眠的牛奶,那会让你有个好梦……”

  “可是……”

  “嘘——听我说,奈布。”杰克低声道,“回忆这种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他牵起奈布的手,轻柔的吻了一下他的手背,“重要的是,?我现在又重新拥有你了。”

  

  奈布并没有听从杰克的吩咐,而是直接气势汹汹的去找自己的上司。

  守在办公室门口的人工智能显然认识他:“你好,奈布。”

  “你好,冬至,奥斯汀在吗?”

  “在的,不过……”冬至的话还没说完,奈布就直接推开了门。

  “进我房间之前要敲门。”索尔·奥斯汀连头都没抬,“我不记得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萨贝达。”

  奈布翻了个白眼,狠狠地踢了门一脚。

  “好吧,好吧。”索尔无奈的耸耸肩,“所以说又出什么事了?”

  “你们对我做过‘记忆清除’。”这句话是肯定句,“我想恢复被你们抹除的记忆。”

  索尔挑了挑眉:“4029告诉你的。”这句话也是肯定句。

  “不是。”奈布想了想,“也不算是。”

  索尔叹了口气:“把4029收容进来的时候我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当时的你居然能和4029保持这么密切的联系,我们很惊讶。”

  不过更惊讶的是,后来的你居然主动要求加入我们。索尔在心里默默的想到。

  “所以你答不答应。”奈布有些不耐烦了。

  “我要是不答应你就得把我的办公室拆了。”索尔朝门外喊到,“冬至。”

  人工智能探头进来。

  “带萨贝达去做记忆恢复,数据应该拷贝了一份在你那里。”

  “是的先生。”冬至点点头后看向奈布,“请跟我来。”

  “祝你好运。”索尔微笑。

  奈布看了他一眼,跟着冬至走了出去。


刀党笔记.从磨刀到魔鬼

说得好


凛冬暂时放过雷安的季节:

以前发过,现在是补全版,这星期没有更新,给大家分享一下写刀六年的心得和走过的弯路。






注意,这篇文非常主观,请批判性阅读。






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我一般都拒绝回答,因为三言两语难以说清。




我写刀并不算好,远远没有到登堂入室的地步。但是我写了将近六年同人,也研究了六年的刀子,在刀派上我应该也算很多初踏刀道的小朋友的前辈吧,既然这样就把我的一些经验和个人走过的歪路给大家分享一下吧。




首先,我来谈谈我个人(划重点)认为非常low的刀。




一.猝不及防刀




这类刀是怎么回事呢?举个例子,在全文没有任何伏笔暗示的情况下,作者写了百分之九十九主角间的甜蜜恋爱,然而在最后毫无预兆地让其中一只车祸挂掉,火灾挂掉,绝症挂掉……以图让反差给读者造成猝不及防的效果,从而留下深刻的印象……




别,千万别。




二.为虐而虐刀




这类写手没有那么调皮,文里的悲剧氛围的确有迹可循,不会猝不及防给大家喂屎……因为他们从头到尾都在喂屎。




这类写手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抖s之心,把所有你能想到的悲剧都加到主角身上,父母双亡,没车没房,身患绝症,头顶草原……这些都是小意思。主角的悲剧还往往体现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如果是好人就莫名其妙挂掉,如果是坏人就一个劲虐主角,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误会之类的……但是笔者由于现实经验的缺乏,自身笔力的不足,主角的悲剧往往不能引起共鸣,反而会带来一种荒谬的感觉。




这个也别,千万不要。




三.华而不实刀




这类写手往往文笔有亮点,但是故事性却不足。往往的,她们控制不住炫技的心,想用文笔点亮全文,却造成了反效果。




举个例子,就比如说,笔者的主角只是摔伤了手,但是笔者却非要营造出主角死了全家的气氛,用一些非常不贴切的笔法。这样除非你文笔好到了天上,只会让读者一脸“有必要这样吗??”的懵逼。




四.三观不正病娇刀




就同人来说,除非原著人物本来就这样,我非常讨厌为了虐而故意让人物黑深残的刀。原著人物本来只是有点霸道,你非要写成病娇……非常low。我一开始也很喜欢这么搞,写久了就明白自己有多low了……




还有一点原因,写刀的我们大部分是正常人,没病娇心理也没和这类人群亲密接触过,单靠想象和二次元的那几部作品,是很难写活一个病娇人物的。




容易被挂当然也是原因了……






好的接下来我会说几种我喜欢的刀。




一.命中注定刀




二.死循环刀




三.上帝视角刀。




前两种熟悉我的文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是什么,我就解释一下第三种,也是我最喜欢用的刀。




上帝视角刀虐的只有上帝视角的读者,故事里的人往往因为信息的不足而怀抱希望,而上帝视角的读者们因为能看清全局,知道是个死局而绝望。而在看到不知情的主角们时,这样的反差会导致绝望又加深一点……




但是以上三种刀都不算是初级刀了,新手请量力而行,这几种刀磨刀难度很大,不抱着秃头的觉悟就不要尝试了。




最后说一下我认为的刀手的职业操守是什么。




一.真情实感,爱惜笔下每一个人物






可能有人会好奇,为什么刀手需要爱惜人物呢?我们不是要虐他们吗?




曾经有一个理论是写手感到的情感只能传递十分之一给读者。虽然有点夸张,但是的确是这个理。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你要比读者十倍的爱人物,十倍的希望他们he,这样才能在失去他们时感到十倍的痛苦,这样才能让你读者达到理想的悲痛值。








二.要有逻辑,人物智商不能掉线




你必须珍惜你的每一个角色,不能让他们的智商突然下线。在你的屠刀落下前,问自己三遍。




“主角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除了这样别无选择了吗?”




“他能不能再抢救一下?”




如果回答是否,好的,尽情虐吧。如果回答是“有其他办法”,那就刀下留人……才怪呢,你又不是糖手!




正确答案是重新设定场景,让“虐”变成这个场景最好的选择。




三.会写糖




刀手必须会写糖。写写糖,对打开你的思路是有帮助的,可以让你磨刀时看到更多的东西,也能让你的刀文不再单薄。




总之好的刀手必须会写糖,写得还不能比糖手差。






四.对剧情要求相对高




刀和糖不同,一般的糖一个普通日常为背景故事就能描绘出预想中的温馨和甜蜜,而即使是最一般的刀都必须构建起码一个矛盾点。




寿命差距,性别冲突,立场相对...等等等等,你要从人物设定开始就为主角设置最合理的矛盾点,而随着剧情发展,最基本的矛盾点牵扯出更多子矛盾点。




举个例,比如男主a设定在a国间谍,男主b是b国人民,两人在设定上就有立场不同的最基本矛盾。而随着剧情发展,男主a爱上了男主b,但是他本身间谍的职业和他的使命又和他的爱情冲突了,理性感性又出现了基本的矛盾点,男主b也爱上了男主a,不知道他身份的自己开始幻想以后的生活,理想和现实又有了矛盾...最基本的设定矛盾点将决定你整片文的矛盾基调。




很多打着糖文旗号的朋友中间也有很多矛盾点,只不过把结局甜回来了,所以说刀文是一种类型,写刀却是一种基本技巧……




五.写刀和写糖的人气差




怎么说,就算是我这种粉丝百分之八十都是魔鬼的写手,写的糖文热度也会比刀强一点。不可否认,糖文受众大一点,但是大部分时候你刀文热度低只是因为你写的不够好。




一把刀不够利不够亮,怎么让别人发现你?剧情单薄或者无趣,文笔枯燥死板,行文毫无灵气,还要逼人吃下去,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




好的我总结一下,我眼里的(重点)好的刀手需要兼备强大的逻辑和细腻悲悯的内心,布置要情节时冷漠理性,描绘情感时感性细致。




希望这个胡说八道对所有打死不愿放下屠刀的道友们有帮助~可以转,虽然并没有什么好帮助。

scp4029,白纹大触:第一章

  “好的,现在。”米酒转过身看着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大男孩,“奈布·萨贝达,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抱歉,女士,我不明白……”

  “你不明白?入岗培训在你的脑子里被清理了吗?”米酒有些恼火,“你不皮一下是会死吗?上周,你用那棵树克隆了一堆什么玩意出来?还有你居然在没有批准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试图进入‘生活’屋!你是活腻了吗想当家具来改变一下自己无聊的人生吗?”

  见大姐头真的火了,奈布连忙低下头表示自己知错,却暗中吐了吐舌头。

  “要不是玛尔塔再三跟我保证你的忠诚,你早就被‘销毁’了。”米酒瞪了他一眼,“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上头指明由你负责一个scp。”她顿了顿,“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奈布疑惑的指着自己,“为什么?”

  “上头说你心理承受能力强,但我觉得上头是想把你销毁还想让你发挥最后一点余热。”米酒信口胡说,“这是他的资料,给我认真看看。”

  “哦。”奈布扁扁嘴,接过资料翻阅起来,“scp–4029,白纹大触?”

  

  “午好,杰克。”米酒礼貌的敲了敲门,“我们能进来吗?”

  “午好,米酒小姐。”里面的“人”操着一口标准的伦敦腔,“我们?还有别的客人来拜访我吗?”

  “是的。”米酒回答,“打扰了。”然后她拉开了门。

  奈布跟在米酒身后打量着这间屋子,里面的布置像是住着一个英国贵族一般奢华,高大的红木书架,柔软的小沙发还有玻璃茶几和精致的茶具。然后奈布的目光就落在了坐在靠窗躺椅上的“人”身上。

  “白纹大触”穿着一身笔挺的燕尾服,脸上扣着一张瓷白色的面具,只在左眼的位置留了一个洞口,他的左手至左肩膀呈现出水银一般的液态质感,右手则是正常的人手。他的膝盖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很显然在两人进门前,他正在阅读它。

  “午安,杰克先生。”奈布对这个“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他小心翼翼的打了声招呼。

  “午安,小先生。”杰克点点头,“这位就是我的新负责人吗?”

  “是的。”米酒答到,“他叫奈布·萨贝达,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他,他也……”

  “负责监视我,对么?”杰克一针见血的指出。

  “……您是个聪明人。”米酒长出了一口气,“杰克先生,毕竟您的等级是‘Keter’,我们无法过于放心对您的收容。”

  “我懂的。”杰克并没有什么过大的情绪波动,似乎已经习惯了。

  “那么……奈布。”米酒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你和杰克先生先接触一下。我先去给你办一下手续。”

  “……”奈布欲言又止。

  “怎么了?”

  “总感觉你是带我过来相亲的媒人……”

  “不说b话你能死吗?”米酒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米酒离开之后气氛就变得有些凝重。杰克看了看他,指了指一旁柔软的沙发:“请坐,小先生,不要太过拘谨。”他伸手示意奈布,“茶几上有水果和点心,随便吃。”

  奈布有些拘谨的坐下,身下的沙发很是柔软,身子陷在里面十分舒适。杰克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尽管面具挡住了他的脸,但是奈布还是觉得他在笑。

  在对自己笑。

  奈布赌气似的拿起茶几上的一只蛋糕咬了一口,蛋糕松软可口,甜度适中。味道还是自己比较喜欢的香草味。

  “唔,好吃。”奈布舔了舔自己粘着蛋糕屑的手指,含含糊糊的夸奖道。

  “喜欢就好。”杰克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那么小先生……”

  “唔,叫我奈布好了,先生什么的,太见外了。”奈布含含糊糊的说着。

  “那么……奈布……”杰克的声音很轻,“你不怕我在点心里做手脚吗?”

  “在基金会的眼皮底下搞事,不是你这种人能做出来的。”奈布往嘴里扔了一颗葡萄,“更何况我感觉你似乎想让自己的危险评估值降低而不是升高……所以对付我没有意义。”

  “你很聪明。”杰克微笑。

  “胆子大罢了。”奈布还真的很不客气,他给自己倒了一些饮料,“唔哇,居然是牛奶……你还嫌自己不够高吗?”

  杰克呵呵一笑:“我只是觉得目前来说小先生你更需要它。”

  “我讨厌牛奶的味道。”奈布撇撇嘴,“我长不高是因为人种问题好么。”

  “那么小先生您是哪里人呢?”

  “廓尔喀人,我的家乡在尼泊尔……都说了不要再叫我小先生了……”

  “……”

  米酒心情复杂的看着监视器,scp4029看上去和奈布相处的很好,这是个很好的开端。

  “你看上去很担心。”索尔抿了一口咖啡,“scp4029和萨贝达相处的不错,这是个好的开始。”

  “是scp4029–1。”米酒长叹了口气,“我们依旧不清楚4029的目的……他为什么一定要求奈布一个人负责他,他们在之前认识吗?”

  “关心则乱,米酒。”索尔耸耸肩,“至少scp4029不会真的伤害他。”

  “你怎么能确认……”

  “萨贝达已经不是当初你带进来的那个实习生了,我们应该更相信他。”索尔拍了拍她的肩膀,“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些事你是拦不住的。”

  “……我更想抽你了……”


scp4029,白纹大触【研究报告】

  自设scp,因为原设没怎么看懂

  对我就是蹭热度的【被打】

  所以私设一堆也可能有bug

  慢更选手,经常咕

  希望我能写完

      先把设定放上去,正文之后发

项目等级:Keter

  

收容措施:scp–4029被收容在由2.5cm厚的合金板组成的空间中。其空间内部的布置为传统英式独卧。【在d级专员【数据删除】到来之后把床换成了双人式】,红木书架上摆有各式英文书籍,其中诗文居多。屋顶布满监控确保无视觉死角。若scp–4029有任何异常行为,屋门都会彻底封死并释放高温硫磺蒸汽。【对于温和的scp–4029–1本不必如此,但是scp–4029–2过于危险】

  

描述:scp–4029是一名身高接近两米,身着黑色燕尾服的成年男性,他的左手至左肩膀处由类水银流体组成,脸上时常带着白色,只在左眼处有孔洞的骨瓷面具,在d级专员【数据删除】到来之前没有人知道白纹大触的样貌。除此之外其余特征与常人无异。

  从言谈举止上来看,scp–4029–1是一位合格的绅士,日常爱好是看书和画画【最为擅长油画】,据scp–4029–1描述,绘画是对抗scp–4029–2的有效方法。scp–4029–2是隐藏在scp–4029(本体)中的第二人格,其残忍嗜血,精通医学知识,疑与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有莫大关联。

  为此,scp–4029–1也要求我们称呼他为“杰克”,不过这一点无关紧要,在这里名字这种东西没有任何意义。【不过d级专员【数据删除】还是喜欢称呼他为“杰克先生”】

  scp–4029是为数不多(也可能是唯一一个)主动找到基金会要求被收容的scp,为了引来基金会的成员,他放纵scp–4029–2屠杀了【数据删除】的【数据删除】位女性,场面一度血腥,这也侧面的增加了基金会对scp–4029评估的危险性。

  

给大家表演一个我 挂 我 自 己
感觉这局把前锋气疯了,我用自己皮断了的腿表现了什么是“能赢的局非平不可”
还害得我家专杰留下来陪我
也不知道这位前锋玩不玩乐乎……先道个歉下次保证不会再这么皮了……
不过下次也不一定能匹配到了……
tag有不合理的直接说我再改

挂人,如图所示
666您牛啤啊做了就别怕被挂
【落了一张图重发】

『暗网』(预告)

晚自习无心学习想出的丧病脑洞

感觉“暗网”这个梗很厉害,借用了一下

为什么会从热血慢慢变成沙雕呢?

cp:杰佣,摄敛,五格主宠(先知伊莱×役鸟伊里斯)役鸟名字来自群

行吧开始吧

  “难得出来放松一次,别这么紧张啊。”玛尔塔用肩膀撞了一下奈布。

  “职业病,没法改。”奈布撩了一下刘海儿,在旅店老板的示意下递上自己的证件。

  酒店老板扫了一眼证件,又隐晦的看了奈布一眼,开始登记奈布的个人信息。

  

  “奈布!出事了!”特蕾西的声音格外急促,“你被拍卖了。”

  “什么?”奈布和玛尔塔对视一眼,“我好好的跟玛尔塔在一起呢,怎么就被拍卖了?”

  “我给你一个网址,你自己看看吧。”特蕾西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放松,“你知道‘庄园’吗?”

  

  “五百亿,这帮人真看得起我。”奈布看着自己被泄露信息冷笑,“不过想抓我?没那么容易。”

  “那现在怎么办?”

  “……你说我要是主动暴露在他们面前……会发生什么呢?”

  

  “『深居庄园的各位,你们好,我是你们的猎物,奈布·萨贝达』”视频里的男人穿着黑色的紧身背心墨蓝色的牛仔裤,脚蹬一双黑色军靴,和暗沉的色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件灰红色的披风,“『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刺客披风』”

  “『不知道哪个不要命的在庄园里开出高价要买下我……我只想告诉你们……』”

  镜头移动,泄露奈布信息酒店老板躺着血泊中。

  “『没那么容易!』”

  

  “他躲过了将近五批猎手,我还收到了那些猎手的手指头。”有人气急败坏的发言,“这个奈布·萨贝达到底是什么人?”

  “一位退役的廓尔喀佣兵怎么能躲过庄园的猎手?”

  “厂长和鹿头都没能抓到他,这小子的价值绝对值这个数。”

  “找到了,我靠,你们绝对不会相信!他是‘求生者’一员。”

  “‘求生者’?就是那个在庄园被通缉不下数十次的组织?这下有好戏看了。”

  “谁知道庄园主会不会放弃呢。哦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这小子的身价又涨了,六百亿!!!”

  “看来庄园主不打算放弃啊,会有更多的猎手出动了。”

  

  “您收到了一份来自『开膛手』的公开告白。”

  “『亲爱的小先生,等着我。』”男人未经处理过的声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我会抓到你,把你钉在我的床上,用玫瑰和精/液把你做成最完美的标本』”

  “……”奈布面无表情的合上了电脑。

  ……这他妈还带性/骚/扰的吗?!

  

  “嘿!伊莱!”

  “奈布?”被称作先知的人吓了一跳,“你最近又搞什么?整个庄园里都是你的消息。”

  “先别说这个了……”

  “我们已经知道了你的逃亡之旅变得不顺利了而且还受到了某位‘绅士’的性/骚/扰。”伊莱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你是怎么……等等!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杰克用的是公开告白啊亲爱的全网公开。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了。”

  “……直接让卡尔来给我收尸吧。”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特蕾西,“先……”

  “先听坏的,好的留在后面。”

  “有人上传了伊莱和卡尔的资料在拍卖区,也就是说,你们俩和奈布一样,也变成拍卖品了。”

  “哈?!我做了什么?足不出户都会被盯上吗?”

  “好消息是什么?”卡尔倒是很冷静。

  “好消息是……你们三个现在一个价,六百亿。”

  “……这是啥好消息……”

  “双十一快到了庄园主还贴心的给了个优惠……捆绑销售还便宜点……”

  奈布挂断了电话。

  “我后悔来给你送东西了。”伊莱。

  “我也是。”卡尔。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太太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每个人在面对不同的事情时都会表现出不同的“侧面”,有些没有经历过的事就算是本人也不知道会展现出哪个“侧面”,一昧的仅仅把你观察到的一个“侧面”当成这个人物的“全面”,这本身就是一种ooc了

鳄鱼sir(约稿吧):

哇,画的太快很多细节没有搞定...所以你们凑合着看吧😂😂😂😂😂
我就感觉叫奶布没有什么,我会叫我喜欢的人的小名,这只是个爱称而已,又不是在说他的人格,我实在不知道你们在吵什么!
@书肃肆幸福 你们根据这个太太写的配合服用一下下吧,真的很让人桑心(ಥ_ಥ)
我以前也因为这种事情退过群,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希望你们看到不要打我就行😁
最后1p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是我的私心~
这个条漫是举例而已😂😂😂,我是参考我艾特的那个太太的自白画的,我认为,不管叫什么,他都是奈布,只要不是故意嘲讽,讽刺都是可以的,都是一种爱,强行让别人改变称呼,看到自己不爽的名字就要骂一两句的人,我在讽刺他们
我没有针对任何一个名称或者人,我也很拒绝那种嘤嘤嘤小娇妻,我只是认为爱他就要有些包容力,而不是说着爱他然后伤害他,黑心就代表着这种人,红心表达的是可以包容的心,他们在努力维护奈布的形象,却老被伤害不是吗

关于半身太岁的研究报告

这是一个置顶
笔名半身太岁,可以叫我阿灰
脑洞系写文鸽手,咕咕咕是日常
所以被炖也是日常
常圈为:第五人格,杰佣,全职高手,叶蓝,其他看心情
副人格如下:
懒惰人格:索尔·奥斯汀(♂)
自称吟游诗人,其实是只鸽子精(并不)
拥有可以随时随地变出鸽子的神奇体质,有很小几率会变出鹰
伤口愈合速度极快,即使重伤大脑和心脏也不会死去,伤口也会迅速愈合,而且不会变老
洞察力很强
勤劳人格:索菲娅·奥斯汀(♀)
能力和索尔一样,脾气不太好,和索尔是相爱相杀的关系
好中二的设定……

《总有刁民想上朕》杰佣篇《秘密》

●all佣文总集的第一篇,会不会有第二篇我不清楚
●由于这篇只有杰佣所以只有杰佣和《总有刁民想上朕》的tag
●ooc预警,未参军的小奈布弹簧手预警,很软很奶会撒娇的小奈布弹簧手预警,不适者退出
●还是评论走链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