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朝圣者【我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在键盘上撒把米鸡都比我敲的好】

  觉得看过的那是因为这是重发……
  梗是祭司叶×朝圣者蓝。
  关于祭司的部分设定参考灵契。
  BUG与OOC齐飞。祝食用愉快^_^。
  
  你是人们心中,最接近神的存在。你也是我一生中,最遥不可及的梦。
  
  许博远出生在一个很是偏远的小城市,说繁华也不繁华,说贫瘠也不贫瘠。那里的人们善良淳朴,也愚昧无知。
  他们信仰着一位不知名的神明。神明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靠着以为尊贵的祭司向人们传达他的意愿。
  祭司拥有永恒的寿命,以自己体内的神力为引,传达神明哺育天地万物的力量。
  “所以祭司大人也是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存在。”城中颇俱威望的长者这样说。
  扯淡!
  许博远挑着眉毛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人。
  “哎呀这菜有点咸了……”
  “那你别吃?”许博远哼了一声。
  “小蓝你变了。”那人做痛心疾首状,“小时候的你明明那么可爱……”
  “你给我闭嘴啊!”
  许博远小的时候身体虚弱,家人为了让他健康起来特意去求了祭司。祭司大人爽快的答应了,并且要求许博远和他住在一起,直到许博远的身体状况好转。
  于是我们的小许就这样和祭司大人同居了五年。并且在病好后成为了祭司大人最虔诚的信徒“朝圣者”。
  “还是小时候的你可爱啊。”姓叶名修的祭司大人回忆,“白白软软的一小团,要摸摸就给摸摸,要抱抱就给抱抱,要亲亲……”
  “我没答应过这种事好吗?”许博远气的脸都红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叶修见好就收,伸手扯过许博远把他搂在怀里,亲了亲他的脸颊。
  许博远扁扁嘴,把脸埋在他怀里揪他的衣领。
  已经不记得是谁先告的白,两人在一起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也许是治疗的那五年日久生情吧。明明是那么高不可及的存在,却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
  做梦一样的感觉。
  “小蓝?”许是许博远喜欢穿蓝色,叶修老是这样唤他,“又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许博远长出了一口气,从叶修怀里抬起头,伸手去揉他的脸,“你还真的一点都没老。”和自己第一次见到时一样……欠扁。
  “那是。”叶修得意的挑挑眉。
  “那我老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怎么会呢。”叶修亲了亲他的鬓角,“我也不会一直不老的啊……”
  “啊?”许博远微微楞了一下。
  “我体内的神力不多了。”叶修犹豫再三,还是对许博远说出了实情,“等到神力耗尽,我就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了。”
  许博远坐直了身子,呆呆的看着他。
  “到时候我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叶修眯起双眼笑了笑。
  “他们不会轻易让你离开的。”许博远喃喃着。
  “我知道,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叶修再次把他搂在怀里,“我会尽快挑选出继承人继承我的位子。”
  许博远伸手抱紧了他。
  不可能找到的。他这样告诉自己,人们唯一承认的祭司就是叶修。而叶修被承认的原因就是他体内纯净而又强大的神力。
  天选之子。
  会有人和他一样吗?许博远在心里悄悄叹息。
  
  许博远了解人们的疯狂。
  在叶修成为祭司之前,听城中的老人们说,祭祀神明用的是活人的血。
  最纯真善良的孩子的血。
  老人在描述这件事情的时候神色没有一丝不适,而是充满了对“祭品”们的羡慕。
  想到那个老人的神色,许博远就不由得浑身发冷。
  更可怕的是,周围的孩子们听完了老人的讲述之后也流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仿佛被选做“祭品”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
  对他们来说,也许是的。
  如果叶修神力枯竭的事情传出去,这些疯狂的人们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事。
  送走叶修后,许博远想了一晚上。
  这样做值得吗?他在心里反问自己。
  果真,自己和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区别啊。许博远笑了。
  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神”牺牲一切啊。
  
  回到住所的叶修并没有睡多久,就被拍门声吵醒了。
  叶修揉了揉眼睛打开门,发现门口站满了神色愤慨的人们。
  叶修微微皱眉。
  “祭司大人。”一位颇具声望的老者率先开口,“从今天起,您就不再是我们的祭司了。”
  “为什么?”叶修冷笑。
  “你体内的神力已经不再纯净了,再让你去祭祀神明,只会触怒他,给我们带来灾难。”一个小伙子大着胆子开口。
  “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叶修的语气格外冰冷。
  人们纷纷错开身子,给那人让开了一条道路。
  许博远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神色是前所未有的陌生。他站在他面前,伸手扯下来他脖子上象征着祭司身份的秘银吊坠。
  “把他关起来吧。”许博远看着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为什么?”叶修颤抖着声音问。
  没人回答他。
  
  叶修被锁在了城市的角落。
  叶修并没有反抗,他的脑海中全是许博远最后看他的冰冷的一眼。他想不明白许博远为什么会这么做。
  悲凉的心绪扰乱了他的思维,叶修呆呆的坐在地上发呆。
  他回忆着自己第一次见到许博远时他的样子,白白软软的一小团,看上去格外乖巧。
  他给他治病,理所当然的使唤他,小家伙每次都气得不行却又没办法反驳。把他照顾得格外的好。
  时间长了,自己就离不开他了。
  为了一直和他在一起,他早就安排好了后路,自己的妹妹苏沐橙的天赋并不逊色于自己,只是她没有神力,无法将祭祀的工作做的和他一样完美。
  等安排好了一切,他就和许博远隐居,做一对神仙眷侣。
  可谁曾想会有这样的变故呢?叶修心乱如麻,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在心中滋生。
  许博远不会这样轻易的背叛自己,除非……有什么隐情……
  和自己有关的隐情……
  叶修就这样坐着,直到小屋上的门锁被苏沐橙打开。
  
  “你低估了他们的疯狂。”苏沐橙这样说,“如果你因为神力不足而无法祭祀,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用你的血来祭祀神明。”
  “他们也不会承认我这个祭司的,因为我没有神力。”
  “所以呢?”叶修的声音格外冰冷,“这就是他牺牲自己的原因吗?”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苏沐橙的语气微有哽咽,“他来找我……我没办法阻止他……”
  “他说他是最虔诚的朝圣者,一定可以代替你一次……”
  叶修抬起头,看着祭坛上的鲜血。他的许博远曾这样被吊在祭坛上,放干了身上所有的血液。
  叶修冷笑:
  “没有神,呵……”
  “这世上……”
  “根本就没有什么神!”
  许博远努力抬起头,失血带来的眩晕感让他一阵头痛,可他还是看着蔚蓝的天空,嘴角带着一丝笑。
  真好啊,总算护了你一次。
  只可惜……没有办法阻止他们……
  阻止他们继续……
  血不断滴落,人们从血泊中捡起了原本戴在许博远头上的银制的橄榄树叶环。又把它戴在了一个小女孩的头上。
  小女孩面露喜色,目光虔诚。
  ——END——
  我写的什么狗屁玩意儿……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