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冥烛师【二】盥洗室,火灾与血

  老叶总算上线了【欣慰脸】
  全文见tag
  欢迎捉虫
  
  喻文州合上笔记本,揉了揉眼睛。
  先休息一下吧。他长出了一口气,走到盥洗室洗了把脸。
  天花板的电灯传来了微弱的电流声。它闪了两下,然后熄灭了。
  这时的喻文州拽下了毛巾擦干了脸,视野忽然一暗,他疑惑的抬起头。
  然后在镜子里看到了一双混浊的眼眸。
  喻文州吓了一跳,他后退了一大步,镜子里的画面让人不寒而栗。
  盥洗室的电灯上吊着一个红色连衣裙的女人,齐耳短发被血打湿黏在一起,刘海儿下露出一双呆滞的眼眸,她透过镜子,木木的和喻文州对视。
  喻文州满眼惊恐,他咽了口唾沫,猛的一个转身。
  电灯下什么也没有。
  喻文州再次回头,那女人依旧看着他。
  “砰砰砰。”盥洗室的门突然被人拍响,还传来扭动门把手的声音。
  思维一片混沌的战术大师被吓了一跳,然而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他迅速松了口气。
  “队长队长队长你在里面吗?你上厕所怎么不开灯啊?”
  喻文州走过去打开门:“我记得我似乎没有锁门。”
  门在打开的一刹那,喻文州就听到了一声惊呼。
  “我的天哪……”许博远紧皱着眉,门外的灯光勉强照亮的盥洗室大半部分空间。
  “小小小小小许你又看到什么了?”黄少天吓了一跳。
  “……说出来吓死你。”王杰希接茬道,他也看了盥洗室一眼,脸色苍白。
  苏沐橙缩在许博远身后,完全不敢抬头。
  “先到我房间里去吧。”许博远叹了口气,“那里……相对来说安全一点。”
  ……
  叶修站在酒店门口,点燃了一根香烟。
  熟悉的烟草味道让他困顿的思维稍稍清醒了一点,叶修把烟拿在手里打了个哈欠,脑子里全是有关荣耀的战术布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现在了他旁边,他拿着一个不太好使嗯打火机试图点燃自己嘴里叼着的烟。
  “喏。”叶修递给他一支打火机。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点燃了烟:“多谢。”
  “送你了。”叶修看了看没剩下多少油的一次性打火机表示。
  男人收起了打火机继续吞云吐雾。叶修叼着烟站在他旁边,望着夜空放空了自己的思维。
  那人很快抽完了烟,他把烟头丢在脚底下踩灭,然后转身离开了。
  就在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叶修在烟草的味道中嗅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嗯?
  叶修转过了头……
  一个短发女人趴在男人背上,她转过头认真的和叶修对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流出了红色的泪,她的嘴被麻线缝住了,双手紧紧的缠住了那个男人的脖子,双腿融化在了墨一般的夜色里。
  叶修静静地看着一人一鬼走远,他低下头,一滴一滴的黑红色的血液指明了男人的去向。
  
  四人在许博远的房间待了一小会,期间没人问出什么,他们都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或是对许博远手中的蜡烛,亦或是对王杰希那双可以见到鬼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喻黄二人告辞,黄少天决定和自家队长住一间,还拉走了王杰希让他帮忙看看。许博远则把房间让给了苏沐橙,自己去黄少天的房间睡。
  毕竟自己手里有“武器”也不怕什么。(大不了不用厕所呗╮(︶﹏︶)╭)
  现在,许博远站在那堵灰墙前,用犀角蜡认真的看着上面的法阵。
  《异苑》卷七有言:晋温峤至牛渚矶,闻水底有音乐之声,水深不可测。传言下多怪物,乃燃犀角而照之。须臾,见水族覆火,奇形异状,或乘马车著赤衣帻。其夜,梦人谓曰:「与君幽明道阁,何意相照耶?」峤甚恶之,未几卒。犀角蜡的通冥效果有目共睹。不过还是要经过一些特殊处理才可以。
  许博远认真的看了半天,还刮下了一些粉末仔细看了看。他脸色一变,喃喃着:
  “我去,这是他们家的法阵啊……”
  许博远的表情严肃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将里面的东西倒进了脚边的喷壶里。
  那是一小把香灰。
  许博远晃了晃喷壶让水和香灰混合均匀,然后把它们喷到了墙上。
  血色的法阵似乎有些融化,许博远又喷了几下,伸手去推门。
  门开了。
  门内的场景格外凄惨,黑色的烟笼在房间里,一切都是焦黑色的,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
  几具焦黑的孩童的尸体堆叠在门口,随着许博远推门的动作被扫到了一边。
  火灾。
  许博远眯着眼,手挥开烟雾又往里走了两步。
  落满黑灰的茶几上嗯白色圆斑,许博远比划了一下,在心里得出一个结论。
  这里放过一块蛋糕。
  看起来像是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引燃了窗帘引起的火灾。许博远思索着,不过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嗯?
  许博远闻到了一丝香味,甜腻腻的香味。
  他抬起头看向了架子上的神龛,财神爷的脸被烟熏得很黑,面前的香炉里插着一根香。
  一根不是很短,点燃着的香。
  我日,中计了。许博远反应很快,他用香灰水淋灭了香后夺门而出,门在他身后关闭,法阵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许博远跑到原本属于黄少天的房间门前,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电梯到达六楼,叶修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轻生安慰着抽泣着的苏沐橙。
  “……好了……我没事了。”苏沐橙勉强止住哭声,“你也……小心一点……”
  “好,快睡吧。”叶修的脑子里乱乱的,他挂掉了电话,站在电梯间里思索着。
  刚才他顺着血滴的指引发现男人去向了一个早已废弃的地下车库。叶修没有走下去,直觉告诉他那里很危险。
  然后他就接到了苏沐橙的电话,这通电话彻彻底底的击碎了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叶修恍惚着走出电梯间,一拐弯就看见了一扇门。
  一扇画着红色法阵的门。
  一扇在荧绿色烛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的门。
  叶修怔住了,装满了事的大脑直接当机了。
  “呃……”一声微弱的呻吟声唤回了叶修的神智。他看见一个人蜷缩在黄少天的房间门前。
  叶修小心翼翼地上前推了推那人的肩膀:“小许?你没事吧?”
  “叶神……”许博远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声音格外微弱,“我没事……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
  叶修皱眉:“你不像是没……”话还没说在,粘稠的液体顺着许博远的指缝里漏了出来。
  血。
  叶修愣住了,他抓紧了许博远的胳膊:“你这也叫没事?跟我去医院!”
  许博远强忍着双眼的疼痛挣扎:“叶神,不用,我真的没……”许是动作过于剧烈,许博远双眼一热,直接昏了过去。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