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叶蓝】冥烛师前传·猎杀潘多拉

  【叶修生贺/叶蓝】冥烛师前传·猎杀潘多拉(12:00)

  #2018叶修生日快乐!

  #叶蓝催婚小分队活动

  #12:00

  00.

  造物者赐予少部分人特殊的能力,也创造了制约他们的敌人。

  造物者打开了被人遗忘多年的魔盒,沉睡其中的潘多拉,以另一种姿态在世间起舞。

  她以“希望”的名义诱惑着“少数人”,也获得了一个全新的中文名字:

  心魔

  “求而不得,求而不得。明明是求而不得,可命运非要给你一丝缥缈的希望让你无法放下。”

  “求不得,放不下。这大概就是心魔吧。”

  01.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许博远站在树林里,冷漠的看着女人在荧黄色的法阵中挣扎。他垂下眼帘看着手中明明灭灭的蜡烛,表情冰冷的像是一块冰。

  那女人突然抬起头,泛着黑色的眼白中流出了腥红色的鲜血,她笑了,笑的格外狰狞。

  “愚蠢!”她恶狠狠的说,“只要人类还有七情六欲,潘多拉就绝对不会灭亡……”

  “搞清楚啊大姐,谁要灭亡你们啊。”一旁的车前子吹了吹匕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封印而已。放你们出来,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女人继续狞笑,尖利的笑声像是号丧的夜枭。冰霜从她的双腿往上,缓慢的蔓延着。

  “你害怕了,年轻人。”女人看着许博远一字一句的说,“他要来了,你害怕了。”

  许博远双手一颤。

  “你的潘多拉也要降临了,我可爱的孩子。”女人笑着看着他,表情里带上了一丝讥讽和怜悯,“你无法拒绝他,因为他会带给你最甜美的……”话还没说完,冰霜就封印住了她的身体。

  许博远怔怔的看着那块冰,蜡油滴到手上也毫无知觉。

  “许博远,回神!”车前子的声音唤回了他的神智,看着他略显担忧的神色,许博远摇了摇头:“我没事。”

  车前子张了张嘴,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这个时候,你也只能祝我顺其自然了。”许博远勉强笑着打趣了一句。

  02.

  在这个世界上,有少部分人拥有各种特殊的能力。他们和常人无异,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暴露出自己的能力。

  而潘多拉,是“少数人”内心中最为可怕的东西。

  它以同体的姿态诱惑着他们不计一切代价去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少部分人被潘多拉蛊惑,做出了各种丧心病狂的举动。

  而能保住理智的大部分人,会请求“无铭”封印潘多拉。

  无铭是在“少数人”中,专门用来管理潘多拉的组织。

  说白了,就是“潘多拉”们的监狱。

  许博远突然觉得,自己的潘多拉要降临了。

  03.

  突然的明悟来源于游戏。

  这一天,兴欣又抢走了一个BOSS。

  许博远已经看淡了,许博远已经佛系了。

  他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茶,冷静的看着车前子在群里炸毛。

  在电脑桌面的右下角,一个头像跳动起来。

  许博远戳开对话框,是梁易春。

  【周二线下聚会,来?】

  许博远思索了一下。

  【都有谁啊?】

  【十区开荒的大部分都来,还有战队】

  许博远喷茶了。

  大春又没头没尾的发给他两个字【微博】

  ?????是微博上有消息的意思吗?

  许博远打开微博,其中最醒目的一条就是荣耀联盟官方的一条庆生微博。

  ……叶修的生贺微博。

  许博远顿了顿,继续往下翻,看到了黄少发的微博。

  黄少天的微博内容一如既往地长。许博远凭借着忠诚的迷弟属性从中提炼出了要点。

  叶神的生日聚会定在了G市,很多大神都会来。

  WDM!!!!!天大的惊喜,不去是傻子好么!!!!

  许博远激动了,给梁易春发了无数个“我去”过去。

  梁易春发了个流汗的表情给他。许博远嘿嘿傻笑了两声。游戏也玩不下去了,捧着脸美滋滋的胡思乱想。

  难得的大神们的聚会呢,希望能多要几个签名,给叶神准备一份什么样的礼物呢?不能太显眼也不要太平常最好能用的到……

  许博远的脸色沉了下来。

  他喜欢叶修,只有他自己知道。

  叶修这个人很难让别人不喜欢他,他温柔又强大,执着于自己的信仰的精神像是太阳一样温暖着所有人。

  不少女粉丝都嚷嚷着要找一个像叶修一样温柔又专情的男朋友。

  许博远的喜欢,和粉丝之间的喜欢不一样。

  十区的相处给了他一丝虚无缥缈的希望。万一他能记得我呢,万一他能注意到我呢,万一……

  哪有那么多万一。

  许博远苦笑一声,关上电脑去睡觉了。

  04.

  线下聚会的地点,在一家规模不算太小的KTV里。

  大神们结束了聚餐来KTV唱歌。给叶修订的双层蛋糕也送到了大神们所在的包房。

  梁易春带着许博远去送礼物。许博远拿着礼物盒,头一次感觉如此紧张。

  他会记得我吗?

  他会记得我吗?

  他还会记得我吗?

  他还会记得我吗?

  别傻了许博远。他能记住十区的“蓝河”已经很不错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接受了你的礼物,你拿到了他和黄少的签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是……就这样?一个声音突兀的从心底冒出。

  还想要怎样?许博远苦笑着摇了摇头。

  可是你那么喜欢他,那个声音倏地锐利起来,这不公平,如果你得不到他,我可以帮你……

  “蓝桥!”

  许博远猛的回过神来,他发现梁易春皱着眉头看着他,手还抓着他的手臂。

  “下个楼梯也走神,你刚才差点摔倒。”

  许博远尴尬的笑笑,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安开始在心中慢慢扩散。

  刚才那个声音,是……

  05.

  叶修站在洗手间里,用冷水洗了把脸。

  屋子里实在是太闷了,他忍不住跑出来透了口气。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淅淅沥沥的声音衬托的周围格外安静。

  “真是无情啊……”一声宛若叹息的轻喃响起。叶修吓了一跳,一个戴着红色兜帽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靠在冰冷的墙面上,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只露出线条流畅的下颌。

  叶修通过镜子打量着他。

  “那个人那么喜欢你,把你放在心尖上喜欢,可是你却这样对待他……”少年的声音缥缈而又空洞。

  叶修皱了皱眉,心想这又是哪个脑残粉的爱慕者来自己这里打抱不平:“ta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ta?”这种事他之前遇见多了。

  少年笑了:“也对,像您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注意到他呢……”

  叶修压根没想和他争论,这个少年莫名带给他一丝危险的感觉。

  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少年缓缓抬起头,一双腥红色的眸子透过镜子冷冷的盯住了他。

  “咔嚓。”

  “砰。”

  

  许博远手一抖,杯子里的酒直接洒出去了大半。

  “你没事吧?”车前子不明所以,“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许博远紧皱着眉放下了杯子:“我出去透透气。”

  车前子耸耸肩,也跟着他走了出去。

  “你没事吧?”

  许博远甩了甩头,水珠顺着下巴滑了下来:“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心脏像是刚刚长跑完一样剧烈跳动着,许博远忍不住按了按胸口。

  “你不会把那女人的话当真了吧?”车前子又开始唠叨,“‘潘多拉’最擅长蛊惑人心,你不能只听她的一面之词就……老蓝,趴下!”

  突然拔高的音调吓了许博远一跳,但他还是下意识的一躲,身侧的窗户应声而裂。

  什么尖利的东西擦过许博远的脸颊,带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车前子看着滚到脚边的黄铜子弹脸色发青。两人一同看向那扇破碎的窗户。一个人站在对面高楼的阳台上,手机端着一把狙击枪。

  红色的兜帽既像是鲜血又像是火焰。见未得手,那人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摘下兜帽朝两人点头示意。

  许博远看到了一张格外熟悉的脸。

  那是他自己的脸。

  06.

  “潘多拉”……降临了。

  07.

  少年丢下狙击枪,脚踏在围栏上似乎要跳过来。

  “走!”车前子当机立断,和许博远一起夺门而出。

  “别那么紧张啊。”少年顿了顿,一屈腿真的跳了过来,“我只是……想跟你聊聊罢了……唉。”他叹了口气,“真的以为我找不到你们?嗯?”

  少年走出洗手间,看着车前子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包房的门口,神色如临大敌。

  “都说了别那么紧张啊。”少年轻蔑的笑了笑。

  “怎么称呼?”

  少年歪着头思索了一下:“他叫蓝桥春雪,那我就叫秦岭秋风……叫我秦秋好了。”

  车前子点点头:“他要单独和你谈。”

  “正合我意。”秦秋微笑,推门走了进去。

  许博远坐在沙发上,阴影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见他的神色。

  “我想和你谈谈。”秦秋这样说。

  “谈?”许博远笑了,“不是说服吗?”

  “你这种人说不服。”秦秋叹了口气,“为什么要拒绝我呢?”

  “闭嘴。”许博远沉声道。

  “为什么不跟从你的内心呢?”秦秋不为所动,“我知道的,你喜……”

  “我让你闭嘴!!!”

  秦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语调平板的说出了后半句话:“你喜欢叶修。”

  许博远捂住了自己的脸。

  08.

  叶修完全没想到那个少年会朝自己开枪。不,应该是完全没想到这个少年会掏出一把手枪。

  他凭借着仅有的理智逃走,少年并没有追上来,嗤笑了一声。

  而就在少年开枪的瞬间,叶修看到了他的脸。

  和许博远一模一样的脸。

  不是。他告诉自己,那人绝不是许博远。不过也跟他脱不了干系。

  “我让你闭嘴!!!”

  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叶修一跳,他看着不远处的房间,走到了门口,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09.

  “你并不开心。”

  “放屁……”许博远哽咽了,“我TM喜欢上了一个男的……”

  “……”秦秋一时语塞。

  “我心里确实存在一丝侥幸。”许博远抹了把脸,眼眶红红的,“我希望他会记得我,我希望我在他心中是特别的存在……哈。”

  “许博远你何德何能让叶神记住你,凭什么啊?”许博远摇了摇头,“怎么可能……”

  “更何况……我还是个怪物……”

  “怪物?”秦秋眯起双眼,“血脉赋予你的,高于常人的力量,在你眼里就是怪物?”

  “因为它,我无法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它提醒着我我是不一样的。”

  “可我只想做个普通人。”

  “我不希望他会牵连进来。”

  “我也不希望他知道我喜欢他,他会可怜我吧……”

  “……不……这不太像他会做出来的事……”

  许博远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前言不搭后语。可秦秋听进去了,他倚在窗台上,幽幽的叹了口气:“真可惜啊……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许博远抬头看向他,只见秦秋拉开了窗户,回过头朝他比了个wink,直接跳了下去。

  “喂!”许博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扑了过去,可是他扑了个空,只有冰凉的雨滴落在他的手心里。

  “你杀不死‘潘多拉’。”他突然想起了车前子说过的话,“死亡,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沉眠罢了。”

  10.

  “你都听到了。”

  叶修回过头,看见车前子站在他面前。

  “许……小蓝他……”叶修显然还没消化掉这巨大的信息量。

  车前子苦笑了一下:“叶神,我说句难听的。”

  “你要是真的受不了,就别再给他希望了。”

  叶修刚要开口问些什么,车前子就打断了他的话:

  “别问了。”

  “什么都别问。”

  11.

  叶修突然回想起许博远送他礼物时看他的眼神。

  盛满了欢喜的眸子里潜藏着一丝小心翼翼,仿佛在注视着什么爱而不能得的东西。

  叶修头一次迷茫了,当他得知许博远对他抱着这种心思时是怎样的心情呢?除了恍惚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厌恶之类的负面情绪。

  叶修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许博远。不,两人的联系本来就不怎么多。

  保持现状吧。叶修点起一根烟,保持现状就好。

  12.

  可谁又能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两人会在一个废弃的教堂里,完成一个虚假的誓言。

  【END】

  老车有话说:

  在这里交代一下蓝蓝对老叶妄念(话说这个词用的恰当吗= =?)

  本来写了一个别的梗的生贺但是实在圆不回来我只好换了一个😂……

  能赶上生贺也是很庆幸了

  老叶生日快乐,又多爱了你和蓝蓝一年,开心❤❤❤

  这不算是BE吧……

  交代了一下叶蓝两人的情感变化。

  但是渣文笔似乎并没有写出什么……

  【哭】

  结尾算是第二篇章的一个伏笔吧,但愿我能把冥烛师坚持到第二篇章【😂】

  以后不能懒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