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寒武荣耀【寒武再临+全职高手】

还有人记得它吗……😂😂😂
我真是个拖稿小能手
  【二】末世来临怎么办?
  这个看似活跃气氛的言论并没有让气氛轻松下来。丛夏坐在电脑桌前,头脑飞速运转着。
  末日……末日……如果这真的是末日自己该怎么办呢?
  冷静啊丛夏,这时候一定不能乱!
  对了,食物!屯粮是必须的!
  武器!还有武器!如果那些平素弱小的动物也变异了会成为最具有威胁力的敌人!
  先清点一下屋子里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丛夏说干就干立刻忙活起来。
  正满屋子忙活呢,突然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
  “谁啊这是?”丛夏既不耐烦又有些警惕的凑到猫眼前看了一眼。
  外面是个男人,穿着一身迷彩服,头上戴着帽子,看不清脸。
  “请问是哪位?”丛夏警惕的问。
  “你是丛夏吗?”
  “是我。”丛夏打开了门,两人之间还隔着一层防盗网。
  那男人微微抬起了下巴,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一双眼睛非常冷漠。丛夏看得呆了呆,因为这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五官深邃俊美,个子也很高,他活这么大,没在现实中见过一个男人能长得这么好,简直不像真人。(对不起了直接照搬原著了)
  “请……请问,你找我?”丛夏结巴着说。
  “开门。”那人冷冰冰的说。
  啊靠这也太横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就给你开门。
  “请问你是谁啊?”
  “我是丛镇中教授派来接你的。”
  “我二叔?为什么?”他二叔是研究古生物的专家,现在在北京工作。
  “别废话,开门。”
  尼玛啊敢不敢再横一点长得帅了不起啊?……好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了不起……
  那兵哥不耐烦了,下一刻,一柄黑洞洞的枪管从防盗门的缝隙里插了进来,兵哥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哥我错了,马上开门。
  那人进门之后,把两道门都关严了,然后环视了屋子一周,“我现在要带你去北京,把家里真空包装的食物全部带上,其他什么都别带。”
  “去北京?”丛夏愣了愣,“我不去,我只想待在室内,这样安全。”
  “室内很快也不安全了。”
  ……
  回忆戛然而止。
  丛夏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在黑暗中听觉不可避免的灵敏起来。
  肉体被咀嚼时发出的粘稠声响格外清晰。
  丛夏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呻吟,下一秒,什么温热的东西捂住了他的嘴。
  “嘘。”
  有些混沌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丛夏突然回忆起自己经历了什么。
  一个名叫成天壁的军人因着二叔的嘱托将他带到北京,一路上并不太平,经历了无数风险之后两人蹭到了一辆有一对年轻小夫妻驾驶的车,然后出了事故,车翻了……
  那刚才的声音……
  丛夏的眼圈有些泛红,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在车外撕咬着小夫妻尸体的变异罗威纳犬们发现了挤在已经变形了的车座后的两人,犬眸里映着绿油油的光。
  该死。
  ……
  丛夏躺在野草上,真想就这样睡死过去。
  两人用了一点计谋从车里出来并甩开了罗威纳犬的追捕,然后就掉进了一个废弃的排污管道里。
  两人找回背包拿出手电,这时候除了前进,两人别无选择。
  谁知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等着他们?
  废弃的排污管道里十分漆黑,不知道走了多久,丛夏注意到脚边的杂草减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孢子类的植物。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湿闷的味道,让人呼吸起来非常难受。脚下也越来越湿黏,触感格外的令人恶心。
  成天壁打着手电一照,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五颜六色的蘑菇,各种大小一应俱全。丛夏喉头一紧,差点吐出来。
  “你能放开我吗?”成天壁面无表情。
  “大兵哥,你让我抓一会儿吧,这地方太他妈吓人了,我快走不下去了。”
  成天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厚实而又温热的手掌让丛夏找回了一丝安心感。两人继续往里走,越往里走里面的蘑菇越艳丽。有些红色的蘑菇似乎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俩人都大汗淋漓,然后丛夏看到前面有一丝微弱的光。
  说不定要到出口了。丛夏打起精神,和成天壁一起加快了脚步。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幽蓝的光晕越来越大,当他们转过一个排污管道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入目的场景让他们震惊。
  排污管道壁上依旧长着各种各样的蘑菇,最吸引人的,是在正中央的,一个莹蓝色的蘑菇。
  那蘑菇足足有三层楼高,直径六七十米,它只有一根汽车那么粗的矮胖的根茎,蘑菇的身体呈碗状,倒栽在根茎上,就像一个被风吹得外翻的伞。
  “这……”丛夏被震撼到了。
  “我们返回刚才的岔路,绕过它。”成天壁的语气里罕见的带上了一丝紧张。
  “好。”丛夏点点头。两人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去。可就在他们刚刚退后两步的时候,他们踩踏的地面猛地上升,俩人低头一看,原来他们刚才一直踩在一颗红棕色的、有饭桌那么大的蘑菇上,而他们一直以为那是地面!
  蘑菇把他们猛的掀翻在地,扔到了另一朵刚刚破土而出的蘑菇伞上。
  所有的抵抗都成了无用功,两人就像是被传送的货物一样被运到了中央的大蘑菇的“嘴里”。
  带着腐蚀性的粘液侵蚀着两人的衣物,他们也许很快就会被化成白骨。
  不,也许连白骨都不会有。丛夏苦笑一声,不由得捏紧了口袋里的账号卡。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带上“夏之哀悼”的账号卡。也许是心疼自己即将付诸东流的心血?
  不,还有办法。
  丛夏颤抖着抓起军刀,站在粘液滩旁边,嘴唇直哆嗦,他在蓄积迈进那粘液滩的勇气,做他这辈子最大胆的一件事。
  成天壁愣了一下。
  丛夏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很是勉强:“兵哥,我一直最好奇一个问题,你到底多大了?当兵几年了?你就告诉我吧。”
  成天壁沉吟了半晌,“二十一,四年。”
  丛夏嘿嘿一笑,“果然跟我猜的差不多,比我小了五岁呢,你真厉害。那个,如果不是带着我的话,说不定你自己早就离开昆明了,真不好意思,老是拖累你。”
  成天壁神色复杂的看着他。
  丛夏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踏出了第一步。
  好痛!!!!
  灼烧一般的痛楚迅速传向大脑。但是丛夏没有退缩,他双手握着军刀,狠狠地朝蘑菇中心那团暗绿色的光团刺去。
  那是那朵蘑菇的“心脏”。
  被腐蚀的痛楚和突然变大的光团让丛夏的意识一阵混沌,他倒在地上,痛感依旧刺激着自己的神经。
  兵哥他……会活下来吧。丛夏扯起嘴角很是勉强的笑了笑,然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
  “醒了……醒了……”
  “……它终于醒了……”
  “嘀——”
  “血液认证成功,荣耀系统开启,玩家夏之哀悼登陆成功,职业战斗法师,武器银霜流光启动。”
  ——继续tbc——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