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太岁

第五人格id索尔s奥斯汀
主玩求生者奈布(佣兵),玛尔塔(空军)
超级喜欢爪爪杰和小疯子但不会玩【哭唧唧】
欢迎同好前来加好友。
跨位面cp作者,皮车前子
喜欢的本命很杂,主食叶蓝,杰佣,王车

冥烛师【序】

  老车我的新脑洞,全员撞鬼设定
  手稿写了很多,打字打到手疼……
  主cp叶蓝可能会有王车
  ooc和bug也许会有,世界观都是老车我瞎想的ㄟ(▔ ,▔)ㄏ
  好,开始
  
 楔子
  男孩跟着大人们走在黑暗的走廊里。
  姐姐牵着男孩的手,似乎是不想让他害怕。可是男孩并没有怕,他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地方。害怕的反而是姐姐。
  不安。
  “这就是爸爸妈妈说的通向祭坛的路吗?”
  “……是的。”
  “他们让我到那里去,是想让我守护‘它’吗?”男孩的语气里染上一丝兴奋,“我会好好努力的。”
  姐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人群很快到达祭坛,他们让男孩躺在一个血红色的法阵上。
  男孩照做。他的心情依旧很激动。“那个存在”是整个家族的根基。为了我们的家族我也一定会守护好“它”!男孩这样想。
  法阵上血红色的纹路愈来愈亮,男孩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稚嫩的小脸染上了一丝恐惧。
  下一秒,许博远从梦中惊醒。
  
  “大春回来了!”
  网游部的诸位一拥而上。许博远吸了一口奶茶,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围住刚刚开会回来的梁易春,七嘴八舌的问着:
  “怎么样怎么样,会上怎么说啊?”
  梁易春无声的笑笑,扔给许博远一个吊牌。
  许博远眼疾手快的接住,刚扫了一眼就被身旁的笔言飞抢走了。
  “荣耀世邀赛中国代表队翻译团团长。我去,蓝桥你可以啊。”
  “啧啧,专业学翻译的就是不一样。”
  “这下你可就是货真价实的蓝团长哈哈哈。”
  “咳,低调,低调。”许博远抢回吊牌,脸上的小得意藏也藏不住。
  梁易春又递给他一个文件袋:“这是具体的行程安排,有空看一下。”
  “哦,好。”
  “行了,都干活去吧。”
  许博远盯着吊牌喜滋滋的看了一会,然后在电脑上登陆了QQ。
  一开屏就看见车前子在群里嘚瑟自己随队翻译的吊牌。许博远呵呵一笑,用手机给自己的吊牌拍了张照片发群里去了。
  几分钟后,车前子悲愤交加:“老蓝你不拆我台能死啊?”
  许博远:叫蓝团长,谢谢^_^
  车前子:(╯‵□′)╯︵┻━┻
  许博远笑了两声,然后拆开了文件袋,看了看之后的安排。
  ……这个“请于两天后在B市xx酒店与国家队一同进行训练”是个什么鬼?我只是个翻译而已吧。
  “对了,蓝桥。”梁易春似乎想起了什么,“叶神指名让你当他的私人助理,所以你得和大神们一起封闭训练半个月。”
  “……为什么是我?”
  “谁知道呢?”梁易春耸耸肩,“可能叶神听说你煲汤特别好喝吧。”
  ……
  傍晚回家后,许博远把手里的东西扔到沙发上,然后直接瘫在了地摊上。
  心好累……
  许博远长出了一口气,磨磨蹭蹭的爬起来收拾行李。
  将衣物和必需品整理好许博远拉开衣柜门,从里面拖出一个大红木箱子。
  许博远打开箱子,里面按着一定顺序放满了长短不一的铁管,铁管上刻着繁复的花纹。许博远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从里面挑出一些铁管放进一个白盒子里。他打开了一个铁管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铁管里散发出的异香迅速充满了整间屋子。
  铁管里装着的都是蜡烛。收拾好这些蜡烛之后,许博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银色的牌子和一个墨绿色的护身符放在了桌子上。
  希望不会出什么事……不过还是以防万一吧。
  两天后。
  许博远到B市的时候,是车前子来接的机。
  两人吧许博远的行李搬上车。在开车之前车前子意味深长的看了许博远一眼。
  “怎么了?”许博远不明所以。
  “那家酒店……有点邪门。”车前子发动了汽车,“总而言之,一切小心。”
  “哇,这么神棍。”许博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你又看到什么了?”
  “黑色的雾,火光,还有血。”车前子道,“出过人命是肯定的。”
  “这样啊。”许博远捏着挂在脖子上的银牌,不再说话了。
  
  “感觉怎么样?”车前子看着许博远在房间里瞎转悠。
  “确实邪门。”许博远从背包中拽出一个金属圆筒,“你住哪儿?”
  “我家离这儿不远。”
  “哦,那这样就行了。”
  “你有把握就好,那我走了,一切小心。”
  “知道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洗完了澡的窝在床上看电视。那个金属圆筒里的动一下也安稳的放在了酒店提供的烛台上,淡黄色的蜡烛和镀银制的烛台十分相配。
  电视屏幕闪了两下。
  许博远一怔,微微眯起双眼,他看向窗外,如墨的夜色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淌。
  他从床头柜上拿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蜡烛,然后关上电视带着手机出了门。
  ——tbc——

评论(2)

热度(18)